天天捕鱼赢话费鱼百万怎么捕获|天天捕鱼赢手机版下载

北海亭-最簡單實用的電腦知識、IT信息技術網站

當前位置: 北海亭首頁 > IT信息 > 報刊文摘 >

北海孤亭和西江鹿氏

時間:2019-09-21 14:14來源:www.blbau.tw 作者:IT信息技術民工 點擊:
北海孤亭和西江鹿氏 ------- 關于定興縣西江村鹿氏家族的一些史料 造物很會弄人,使人的眼睛只能注視前方,對于眼下腳下的事物卻往往忽略。作為生于斯地長于斯地的我們,因為對于本地歷史的無知,往往對于身邊的事物熟視無睹。西江村鹿氏家族能沿襲 500 年不

  北海孤亭和西江鹿氏

  ------- 關于定興縣西江村鹿氏家族的一些史料

  造物很會弄人,使人的眼睛只能注視前方,對于眼下腳下的事物卻往往忽略。作為生于斯地長于斯地的我們,因為對于本地歷史的無知,往往對于身邊的事物熟視無睹。西江村鹿氏家族能沿襲 500 年不衰,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。而歷史人物、事件或古跡會一種特殊的方式影響當時,并垂其影響于后人,并且這些影響往往是積極的。經過一番搜集,現在整理了一些關于西江村鹿氏的史料,希望能幫助后人對于本地的歷史有些許了解。

  一 關于西江鹿氏的起源

  定興縣鹿氏族譜上說,明初,西江鹿氏一世祖鹿榮,自小興州徙居定興之江村(今定興縣西江村)。對于民眾的傳統觀念,都認為其祖先來自山西小興州。近代學者考證,小興州應為今河北省灤平縣。大多數人都不以為然。據《明太祖實錄》和《明史》記載:由于明末連年戰爭,河北,河南兩省,人口銳減,大片土地荒廢。出于為了恢復生產,合理開發土地資源目的,明洪武年和永樂年間,的確曾大規模地從山西的部分地區移民至河北、北京一帶。亦即《明史》所言“狹鄉之民”遷至河北、北京地多人少的“寬鄉”。使人口稠密地區“人無失業”,地廣人稀的地區“地無遺利”。遷徙的地區共有七個州:太原、平陽 ( 今臨汾市 ) 、澤州 ( 今晉城市的高平 ) 、潞州 ( 今長治市 ) 、遼州 ( 今晉中市的左權縣 ) 、沁州 ( 今長治市的沁縣 ) 、汾州 ( 今呂梁市的汾陽和晉中市的介休市一帶 ) 。從以上州縣可以看出,移民地點為晉中、南地區,是經濟富饒,民居稠密的地方。以上七州,并無“興州”。

  而陜西興州,即今興縣。據《山西通志》記載:興州是金、元時期的建制,明朝山西并無興州名稱,已經降州為縣,改名為興縣,直至今日。明洪武二年 (1369 年 ) 始改興州為興縣。改名的主要原因是,明初興縣已失去了邊防軍事重地和交通要道的地位,而且經過元末戰亂,興縣人口僅有 7806 人,田賦來源還不及一個小縣,其降州為縣也就勢在必然了。

  那么,歷史上的小興州又在哪里呢?許多史料證明,“小興州”確有其地,然不在山西,而在今河北省承德市的灤平縣。宋蘇轍《古北道中》詩:“亂山環合疑無路,小徑縈回常傍溪。仿佛夢中尋蜀道,興州古谷鳳州西。”,就對古代興州的地貌進行了描繪。《欽定熱河志》、康熙朝《畿輔通志》都對古代興州有所記載。《方輿紀要》載:“城西為新營,口外三十五里為青沙嶺,又五十四里即小興州,其東即古北口。”《潛邱剳記》卷三載:“古北口外舊有小興州、大興州、宜興、鳳州等處。據《明史兵志》記載:在古北口外設大寧都司,轄大寧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中五衛及會州衛、營州中護衛 、興州中護衛。當時的小興州在大寧都司的管轄范圍。《明史》卷六、《明史》卷四十和《明史》卷九十都記載了:永樂元年,撤銷北平都司,遷大寧都司于保定的史實。清同治十二年《清苑縣志》也明確地記載了這一事件: “ 明永樂初,遷大寧等衛軍實內地,故舊家多自北口外小興州而來我。 ” 小興州移民是屬于 “ 衛所 ” 移民的范疇。當時的衛所遷移是軍民一起悉數遷移的,以致 “ 其地遂虛 ” 。大寧都司內遷之后約五十年,這里仍是一片荒原,無人居住。長城以外的人民內遷,主要原因在于,使長城以外廣大的地區空置,無人居住,從而形成一片緩沖地帶,防止退居大漠以北的元朝殘余勢力,死灰復燃,威脅剛建立不久的大明統治。大寧都司內遷,其遷移保定是不爭的事實。而小興州的百姓也隨同衛所的遷移而移徙到保定附近的各個縣鄉。所以,能確定是來自小興州的移民,那么其 “ 根 ” 就應該是今河北省的灤平縣了。可見,鹿氏一族應該是由關外古北口外小興州遷來的。難怪有資料稱“ 鹿善繼 (1575 ~ 1636 年 ) 直隸定興人(今河北定興)。蒙古族,寶格(寶古)氏 ”。

  二 關于鹿氏家族墓

  俗話常說富不過三代,西江鹿氏是河北望族,歷500年而不衰,不能不令人稱賞。而現在看鹿氏家族墓,遍地青草,穿插幾株柏樹楊樹的樹苗,墓碑也無奢華,聯想到鹿氏名門望族的低位,難以令人置信。

北海孤亭和西江鹿氏---西江村鹿氏家族墓

  事實上,現在的鹿氏家族墓是定興縣政府于2002年,出于保護文物的目的,在鹿氏族人的共同努力之下重建的。定興縣人民政府于二〇〇二年十一月十五日發布公告,將鹿氏家族墓、鹿氏祠堂等作為文物保護單位,予以公布并立碑于鹿氏祖塋四周以明示。事實上的鹿氏家族墓卻遠非如此。該墓地始于明永樂年間(公元1403—1424年),歷時約500年,原占地75畝,植古柏一千余株。由北向南進入,分東原、西原,有神道及碑刻墓志約300余塊,刻有明、清要員 aDE}'d1q( 如李光地)銘文、撰文等。其中明、清知縣以上官員28位。現在見過該墓群原貌的老人猶在。據他們講大白天路經此地,柏樹參天,蔥蘢蔭翳,讓人不寒而栗,晚上更是松濤陣陣,陰森怖怵,令人望而卻步。鹿氏家族墓于上世紀六十年代的“四清”運動中,慘遭破壞,并被改造成梨園,原貌已蕩然無存。在政府號召下,鹿氏族眾對部分祖塋、墓碑進行修茸,重新種植松柏500株,楊樹700株。現該墓地僅留存60畝,且一半已改做農田,種植小麥玉米,僅存30余通墓碑。

  ­鹿氏家族墓的破壞是徹底性的,所以鹿氏家族墓的恢復已不可能,讓人感到無奈的同時,更多的是一種遺憾和惋惜。據知情人講,在當時的破壞活動中,一株古樹,樹圍需要五人合抱,當時的工具不可能將樹連根截斷,需要將樹沿垂直方向一片片的鋸下,才能伐倒。當時的人還對墓葬進行了挖掘,隨葬品之豐富,擺滿了近兩千平米見方的一塊場地,金銀玉器,瓷器古玩應有盡有。可見墓群原貌之勝。在挖掘墓地過程中,其中在開啟一位誥命夫人的棺槨后,尸體保存完好,鳳冠霞帔,面容安詳,宛若生時,當時沒有想到要保存,尸體遇空氣后就風化了。即便到現在,前幾年鹿氏家族墓仍有盜墓賊時不時晚上光顧。小時候和同伴去里面玩,當時已經破壞,并改造成了梨園,但里面仍能見到破壞時留下的瓷器隨葬品的殘片,晶瑩剔透,勝似玉石,有部分殘片底部上面還有景德鎮的款識。更令人不解的是,破壞后的通墓碑,有的被用去修橋補路,據說西江村在六十年代建本村磚窯時,用通墓碑做了墊底的基石,甚至還有鄉民將通墓碑用去建造豬圈。

  三 關于北海孤亭

  北海,是指今定興縣柳卓鄉西江村。歷史上該村北有一泊湖水,湖北岸上有一孤亭,猶如北京的“北海”,當地人稱其為“小北海”。傳說當年,蒙古漢軍兵馬大元帥張弘范(定興河內村人),擊敗宋軍,俘南宋丞相文天祥于五坡嶺,押解燕京(今北京)時,路經此地,在亭中喝酒吟詩。但是這只是一個傳說,于史實無證。

  據清康熙十一年(1627)《定興縣志》記載,北海孤亭是定興八景之一。鹿氏后人鹿善平有詩《北海孤亭》“北海亭依野水渠,數椽茅屋幾區蔬。瀟瀟夜雨懸孤榻,落落西風集古書。百口不辭張儉難,千秋爭羨孔融居。長留夢景乾坤內,往過高賢必式廬。”《畿輔通志》中記載北海亭“數椽結第,不髹不繪。園蔬幾色,灌木兩行。” 北海孤亭是由鹿久徵為其孫鹿善繼所建的讀書之處,是鹿善繼少年時讀書,成年后講學之所。也是其子鹿化麟下幃之處。入清后,因年久失修破敗,又由鹿世子孫重修。光緒年間,移建至定興城內鹿太公祠中,題詩和刻石一并移入城內太公祠,解放后猶在,可惜的是現在已被毀,不知所終。

  明天啟時,黨禍起,鹿善繼以北海亭館海內清流投止者。鹿正(鹿善繼之父)、鹿善繼、鹿化麟(鹿善繼之子)三代皆與東林人士為友。“江村之阡,有氣熊熊”,“江村片地為吾黨干城,為海內冠冕”。先后曾保護魏大中的兒子魏學洢和左光斗的弟弟左光明。歸安(今浙江吳興)人茅元儀,明朝著名儒將,貶官后曾在北海亭居住三年,曾作有《北海亭記》。順治戊戌(1658)年,滄州戴明說作北海亭圖,加乾坤二字,北海亭因此又稱乾坤北海亭。

  鹿善繼摯友孫奇逢 (1584—1675 ),明末清初理學大家 。 字啟泰,號鍾元,人稱夏峰先生,晚年自號歲寒老人,河北省容城縣北城村人。生于明神宗萬歷十二年,卒于清圣祖康熙十四年,萬歷二十八年舉人。與李颙、黃宗羲齊名,合稱明末清初三大儒。二人訂交極早,學術旨歸相近,友誼深篤。曾在北海亭設教講學,以至于錢謙益在其《牧齋初學集》中將北海亭錯說成是孫奇逢的寓所。萬歷己未(1619)年,鹿善繼因為爭金花銀案稱疾歸里。第二年,魏大中到江村來訪,正趕上孫奇逢也在江村,三人同住北海亭中,唱和極歡。孫奇逢在《開美索手書》一文中說:“鹿忠節與開美所居之鄉,皆名江村,相隔里許。一西江,一東江。予四十年時居西江之北海亭,則亦半在東江也。”在孫奇逢的詩作中也留下了對北海亭的追憶:“客館孤燈夜,坐深寒漏遲。歲分能幾刻,春續不多時。身老怯新節,愁多憶舊知。鹿亭搖落久,偏系故人思。”孫奇逢對江村有著極其真摯的感情,在他彌留之際,仍然眷戀久別的故鄉容城北城村和定興江村,在長子立雅的手心寫了“江村”二字之后,才瞑目仙逝。

  鹿氏家鄉江村是明北直清流派的活動中心,也是南方東林黨人北上南下的落腳之地。定興縣西江村北海亭是明末清初北方士人交游唱和的中心之一,北海亭則是當時明末清流的重要公共空間。在這里孫奇逢、鹿善繼、茅元儀、魏大中等追懷燕趙豪俠精神、批評時政,砥礪品行,共同陶鑄出明代已降的燕趙精神。這種精神是古代燕趙精神的接續與發揚,為后世蘊化出飽滿、激昂的文化資源。鹿善繼七世孫鹿丕宗(晚清軍機大臣鹿傳霖之父)在任官貴州都勻時還不忘隨身攜帶北海亭圖,當遇到清代著名詩人鄭子尹(鄭珍)時,鹿丕宗向鄭子尹詳述北海亭掌故并請鄭子尹題詩作序。這事例也足見鹿氏家族子孫對北海亭往事的珍視。

  四 關于鹿善繼和鹿傳霖
(責任編輯:IT信息技術民工)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天天捕鱼赢话费鱼百万怎么捕获 微信福彩网 被股票配资平台骗报警 中长期股票推荐 足胜负彩奖金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app 北京11选5昨天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组开奖结果 谁有易发棋牌下载地址 双色球坐标带连线300期 深圳a股的股票指数